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妻子动了我的积蓄
妻子动了我的积蓄
罗布的讲述,排着队站在银行柜台外面等了半天,终于轮到我。我把存折和帐单一起递给银行柜员,一边看着
她在操作,一边让她告诉我帐户里面的余额。

她在电脑键盘上敲了几下,看看屏幕,拿过一张纸写了几个数字,然后把那张纸递给了我。

我看了看那张纸上的数字,又还给她,说道:「好像不对啊,我的帐户余额怎么少了一半啊?」她重新回头看
了看屏幕,「我看你帐户里昨天刚刚提了一笔钱,正好是昨天帐户余额的一半。」「哦,拜托啊,你再仔细看看,
那是我的帐户吗?」说着,我把我帐户的号码又跟她说了一遍。

结果还是一样,我帐户里就剩那么一点钱了,昨天下午提走了一笔。

离开了柜台的窗口,我朝银行大门走去。突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该去检查一下我在银行的保险柜。检
查后我发现,本来应该有5 张银行卡的柜子里现在只剩下3 张了,而且,我妻子托妮存在里面的首饰也都不见了踪
影。我把保险柜里剩下的所有东西都装进我的提包里,离开了银行。

很明显,肯定是我妻子托妮动过了我的存款和保险柜。问题是,她为什么要把我们所有财产的一半给拿走了呢?
我想,要么就是她准备离开我了,要么她现在可能已经离家出走了。

我掏出手机给她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她公司的同事接的电话,告诉我她已经请了假,说下午要处理一些个人事
务。我赶快调头朝家里赶,希望能得到一个确切和满意的答案。

回到家门口,我看到妻子的汽车就在门口停着。我停好车,走进家门,托妮没有在楼下,那她一定是在楼上的
卧室里了。我到了楼上的卧室一看,托妮正跪在衣柜前面的地板上,从衣柜里朝外倒腾她的衣服和其他物品,然后
装在一个大箱子里,在她身边,还放着几个已经装满东西的箱子。

我对着正在忙碌、没有听到我脚步声的托妮说道:「喂,你这是要干吗?是否应该跟我说明一下啊?你是准备
离家出走吗?」她停下手里正在做的事情,但并没有转过身来,停了很长时间她才说:「我本来准备你晚上回家时
再告诉你的。」「是因为我做了什么不妥的事情吗?」

「不,不是的。」

「那你离开是为了别的男人?」

「也是也不是。」

「那么,你能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吗?」

「我因为一个男人而离开你,但我离开你却不是为了去找他。」「哦,好吧,我已经很清楚了。」

说完,我转身下了楼。

10分钟以后,她也下了楼,对我说道:「听了我的话,你似乎很平静。」「坦白地说,我本来以为我回来的时
候你已经走了。我今天去了银行,发现我们的帐户上少了一半钱。我突发奇想地去检查了一下我们在银行的保险柜,
发现存在里面的首饰也不见了,我就想到一定是你拿走了。我感到惊奇的是,我竟然从来都没有发现我们的婚姻出
了问题。难怪俗话说,妻子红杏出墙,丈夫总是最后一个知道。」「我们的婚姻没有问题,至少你没有给我们的婚
姻制造麻烦。所有的问题都是我造成的,今天晚上我准备把一切都告诉你。我完全能预料到,当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以后,你肯定会把我从这个房子里扔出去的,所以,我要提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省得到时候你换了门锁,我再也
无法进来拿我的东西了。」「哦,怎么这么说,托妮?事情不至于坏到这种地步吧?」「不,会的,肯定会的。但
是,首先,在我告诉你一切之前,我先要让你明白,我非常非常爱你,全心全意地爱你。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我
不想让你对此有丝毫的怀疑。从人的本性来说,你肯定会怀疑我对你的爱,那我也无能为力。但我的确爱你,从前
一直爱着你,往后也会一直爱着你。」「我从来也没有怀疑过你对我的爱,托妮。」

「是的,但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听到我要告诉你什么。你还记得三年前在埃里克家举办的圣诞晚会吗?」那我怎
么能忘记呢?那对我来说是一次并不愉快的经历。埃里克是我供职公司的老板,去他家参加那个聚会并不能让人感
觉到欢乐。因为经济不景气,公司已经裁掉了一些员工,而且所有人都知道经济的复苏仍然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我想,也许下一轮的裁员就会轮到我了,心里感觉比较郁闷,所以就在聚会上喝了太多的酒,很快就迷糊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我不知道怎么离开了老板的家,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我记得那个晚会。」

我说道,「记得非常清楚。」

「那天晚上你醉倒以后,埃里克叫了几个人把你抬到他的书房,让你睡在长沙发上。当时我也已经喝得不少,
也差不多要醉了,埃里克走到我面前,告诉我说,要失去像你这样精明能干的人让他感觉很伤心。我真不知道他在
说什么,因为你从来也没有跟我谈起过公司里的事情。我问他为什么会失去你,他说公司计划还要裁员,而裁员名
单里就有你。」「听他这么说,我也很伤心,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们刚刚买了新房子和新家具,又买了第二辆汽车,
因为你想让我可以有自己的车用。听了他的话,我非常吃惊,也非常生气,他怎么能对我——一个已婚的女人——
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了他。」「躲在房子的一角,我心情烦闷地又喝了两杯酒。这时,埃里克又
走到我跟前,要我再好好考虑一下他的建议。而且,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只要埃里克和我不说,这个世界上就没
人会知道。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如果我真的答应了他的要求,也完全是为了我们的家、我们的婚姻和我们的幸福,
我要用这种方法来保证我们将来的幸福生活。」「但是,尽管我在心里已经决定接受埃里克的要求了,但要真正做
起来依然很困难。所以,我必须帮助你保住工作。于是,我让他做出承诺,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你知道,他向我做了
保证。最后,他把我带到他的卧室,要我脱光衣服等着他,等他送走了客人就来和我做爱。」托妮的讲述,埃里克
走进卧室,看着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的我。虽然我已经下定决心,必须为罗布牺牲自己,但我并不喜欢和这个男人做
爱。我紧闭着双眼,心情紧张地听着埃里克脱掉衣服爬上了床。

他趴在我下身舔吃着我的阴户,不断刺激着我的敏感神经。虽然我非常喜欢被罗布舔吃阴户,那种感觉也让我
非常舒服,但我仍然尽量克制着,保持着平静的心态。虽然已经让埃里克玩弄了我的身体,但我在心里告戒自己不
要痴迷这样不道德的性爱。

在我的阴户上舔了几分钟并让我的身体不情愿地颤抖起来后,埃里克起身趴在我身上,如鹅蛋般大的龟头顶在
我的阴户窄缝中,慢慢地朝我的阴道里插。

感受着那东西的粗大,我睁开眼睛,钩着头看着我的下身,心里想:「噢,我的天啊!我怎么能受得了啊!」
对男人的阴茎我并不觉得陌生,在和罗布结婚前的几年时间里,我曾经和十几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但是,我从来
也没有见够像埃里克阴茎那么大的阳具。

他推动着龟头挺进了我的身体,动作非常缓慢,给了我足够的时间来适应他的大家伙。他耐心地一英寸一英寸
地挺进着,越来越多地进入了我的阴道。哦,我从来也没有被这样充满过!他继续挺进,终于尽他所能地把大肉帮
更多地插进我的身体里。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容纳那么粗大的阴茎,我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让埃里克缓慢而坚定地开始在我身
体里抽插着。他捅到了我身体的最深处,那是从来也没有人触碰过的地方。

随着他的抽动,我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挺动着身体去迎合他。他感觉到了我的反应,开始猛烈地抽动起来。他抬
起身体,抓着我的腿放到他的肩膀上,然后插入得更深更狠了。我大声呻吟着,并非常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由自
主地央求他更狠地肏我,我身体的反应也在向他表示,我喜欢被他奸淫,我希望他干得更猛更狠一点,我已经完全
迷失在性欲的渴望中了。

在埃里克的抽动中,我哭喊着、哀求着,希望他肏得更狠一点,插得更深一点,永远都不要停下来。我恳求他
把我肏到高潮,我向他保证,如果他能把我肏到高潮的话,我就做他永远的泄欲工具。

在我的胡言乱语中,埃里克已经把我肏到了好几次高潮,但我仍然贪婪地恳求他再给我多一些高潮,再肏我多
一些时间。我放下了所有的矜持,我不再顾忌自己和罗布的脸面,我也不再用为了保住罗布的工作和我们的幸福生
活为借口,我的头脑已经短路,我现在只想要阴道里的感受。我的阴道告诉我,如果埃里克想要,他可以随时随地
用各种方法奸淫我、玩弄我。

埃里克抽动得越来越快,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已经准备好了,他就要射精了,他想射在我身体里,我
也想要他射进来。

「来吧,宝贝,射吧!射吧!射给我,我的爱人,都射给我吧!」他打夯一样地猛砸着我,我感受着他喷射的
力度,大叫着:「来吧,来吧,哦啊啊,上帝啊,射死我了!」在他精液的刺激下,我达到了有生以来最畅快的一
次性高潮。

射精后,埃里克瘫倒在我的身上。我紧紧地搂着他,动情地亲吻着他。当他从我身上翻下去的时候,我并不想
就这样结束。于是,我爬起身,伸手握住他疲软的阴茎套动起来。虽然已经软掉,但他的阴茎仍然是我见过的最粗
大的。我晃动着舌头在他的龟头上来回舔弄着,把粘在上面我俩的混合体液舔得干干净净。

然后,我将他的大龟头含进嘴巴里吸吮着,希望他再次硬起来。

那天晚上,埃里克肏了我三次。头两次是在他家里,最后一次是在他帮我把罗布弄回家后,在我家的床上干了
我。当时,罗布就躺在我们旁边酣睡着。两天以后,他打电话给我,约我到希尔顿酒店套房里,一直肏到我失去知
觉。

从那以后,每隔两、三天,埃里克都会约我去肏屄。有一次,在罗布离家出差的5 天时间里,有三天我日夜和
埃里克待在一起,那三天里他一直没让我穿上过衣服。其实,我并不爱埃里克,我甚至不能确定我是否喜欢他,但
是他的大鸡巴就如同毒品一样吸引着我、控制着我,让我无法抵御它的诱惑。

罗布的讲述:「那已经是三年以前发生的事情了,托妮,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事情。而且,如果你现在不告诉我
的话,也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保持沉默呢?」「因为那并不是一夜情。那次以后,我们
的性关系就一直没有中断过。从那次聚会以后,我每周都要和埃里克约会两、三次。」「也就是说,你和我们老板
保持了三年多的性关系了?」「是的。」

「但是,你却一直告诉我说你爱我,我就是你的整个世界。请原谅,托妮,我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我
和埃里克之间没有爱情,罗布,我只喜欢他的大阴茎。埃里克的阴茎有10英寸长,有我的手腕那么粗。你知道的,
以前在你出差的时候,我总是用一根又粗又长的假阴茎自慰的,但即使是那根假阴茎,也没有捅到我阴道里被埃里
克的大鸡巴捅到的地方。严格说来,这就是纯粹的肉欲,仅仅是性交而已。」「那么,为什么现在你要说出来?为
什么在我没有任何察觉的时候你要坦白你们的奸情呢?」「因为埃里克一直催促我跟你离婚,然后嫁给他。看来,
我是唯一能满足他所以要求的女人,所以他想永久占有我。我已经拒绝他快一年时间了。」「为什么要拒绝?他显
然拥有你想得到的一切,可以满足你的需要啊。」「因为我不爱他,我爱的是你。我喜欢他的大肉棒,仅此而已。
我自信地认为自己可以同时得到世界上两个我最想得到的东西,你的爱和他的大肉棒。我觉得这是可行的,因为你
永远都不会知道。」「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你说的对,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你也一直处理得很好,那你现在为
什么要告诉我呢?」「因为我希望你从我这里知道这件事,而不是从他那里,我感觉亏欠你的太多了。」「为什么
说我会从他那里知道这件事呢?」

「因为我总是拒绝他要我嫁给他的要求,他就想把这件事告诉你,惹你生气跟我离婚,这样我就没有理由再拒
绝他了。」「所以,你现在就打算离开我,去跟他结婚?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吗?」「不,我决定再也不见他了。」

「为什么?你可以自由自在地追求你想要的大鸡巴啊?」「不,我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他要拆散我们的企图。我
知道这话听起来是很奇怪——其实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对我们婚姻的伤害和毁灭——但是,如果他不作出把这事告
诉你的决定,你也就不会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就是说,在我看来,是他扼杀了我们的婚姻。」我站起身,准
备离开卧室,托妮问道:「你去哪里啊?」「离开这里,让你收拾你的东西啊。」

她的连色变得很难看,说道:「什么?你以为我会接受你刚才说的话,我真希望你告诉我,『好的,托妮,我
仍然爱着你,我们能应付这件事的』。」「女人总是希望得到丈夫这样的回答的。但是,对不起,托妮,我可不会
这么说。」托妮的讲述,看到他的样子,我的心都要碎了。他被带进会见室的时候,身上穿着橘黄色的囚服,手腕、
脚脖上戴着手铐、脚镣。走进会见室的门后,警卫叫他站住,为他打开手铐、脚镣,然后他走过来坐在我的对面。

为了不显得太尴尬,我故作轻松地说道:「那橘黄色不适合你。」「在这里面,衣服的颜色还有得挑吗?你干
吗要来看我?」「因为你还是我的丈夫,罗布,至少在你从这个出去之前,在你还没有找到为你办理离婚事宜的律
师之前,我还是你的妻子。但是,即使我们离婚了,也不改变什么。今天我到这里来,是要把这个案件弄得水落石
出。本来,我可以等到把你保释出去以后再说,但我不知道这段时间你会和谁谈论你的案子,也不知道你会说些什
么。」「你说『弄得水落石出』是什么意思?」

「我跟律师商量过了,他告诉我说,如果这个案子是埃里克利用他的职位和权力勒索我而被你发现了的话,那
你对他因嫉妒而生的愤怒就是有道理的。」「那才不是因嫉妒而生的愤怒呢,我就是想揍他一顿,然后辞职。」「
我听到的过程是这样的,你走进他的办公室,他站了起来,对你说了声早安,然后你就一拳打了过去,他的头撞到
墙上,然后倒在了地板上。接着,你对他说道,『听着,你这个混蛋王八蛋,老子不干了,辞职了!』说完,你又
在他的睾丸上踢了5 、6 下。是这样的吗?」「不对,我在他的睾丸上踢了5 +6 下,一共11下。」「他们说你解
开了他裤子的拉链,把他提起来放到他办公桌上,把他的阴茎钉在了桌子上。」「不对。我是想把他的阴茎钉在桌
子上,但钉子不够长,钉不透他的阴茎,我试了很多次都没成功。」「那你跟警察多说了些什么?」

「什么也没说。我才不傻呢,我的律师不在场,我不会对他们说一个字。」「那你请律师了吗?」

「还没有。我给我老爸打了电话,他正帮我找呢。」「哦,那回头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别找了,我已经帮你找
好了律师,但他现在正在参加一个庭审,完事后马上就会过来。我之所以和他保持了那么长时间的性关系,是因为
我非常害怕那盘录像带被你看到。上周,他要求我为他的客户提供性服务,我拒绝了他,当他再次用录像带威胁我
的时候,我彻底被他激怒了,决定向你坦白这一切。」「可是,也许他们会问你,你为什么要害怕那盘录像带呢?
也许那上面显示出你是被强奸的呢。」「因为那盘录像带已经被编辑过了,从那上面已经看不出我是被迫和他发生
性关系的了。」「可是,你应该知道,如果他能有证据证明你说的不符合事实的话,你就会惹上麻烦的。」「这是
我能够帮助你的唯一机会了。你是为了我才被关到这里来的,我必须想办法把你弄出去。」「你刚才提到保释,但
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交不起保释金的。」「我为你请的那个律师说,只要你写一份保证书,他就可以把你弄出
去。」「可是,如果不出去的话他们又能把我怎么样?要找人做担保把我保释出去就必须多付百分之十的保证金,
而且那百分之十是不退的。现在,我只有那所房子了,要不你拿去抵押了吧。」「我们不需要找人担保,我来付保
释金,这样以后那笔钱还会退给我的。」「可是,你哪来的钱啊?」

「我把亲戚留给我的一套小公寓卖掉了。现在,我重新搬回娘家住了,只要你的保释金不超过十三万七千美金
我就能付得起。」「可你为什么要搬走呢?」

「我不能待在这里啊。一想到你对我的态度,我就觉得自己无法在离你这么近的地方生活。我需要和你保持一
段距离,不然我真的会疯掉的。」这时,警卫过来告诉我们,会见的时间已经结束了。我急忙站起身离开了会见室,
因为我不忍心看着他们给罗布戴上手铐、脚镣。

罗布的讲述,在托妮离开半小时后,她为我请的律师到了。那律师建议我告诉警察说,托妮只告诉了我她受到
埃里克的勒索,而我认为这样的事情还无法起诉埃里克,只好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按照律师的建议
向警察陈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经过,以及引起那件事情的原因,第二天我就得到了保释,托妮为我的保释交纳了两
万五千美金。

托妮把她和埃里克的故事讲给警察听,当然埃里克说她的讲述是在说谎。于是,他们俩就形成了各说各的道理
的局面,但很快,幸运的天平就倾向于我这一边了。我的两个女同事到警局作证说,埃里克曾经向她们提出过性要
求,在被她们拒绝后,埃里克就解雇了她们。虽然这个事情并不大,但她们的证词揭开了埃里克的本来面目,对陪
审团的影响很大。

接着,那位律师又把这个事件告诉了他在当地报纸做记者的朋友,那个记者写了一篇关于在公司里性骚扰的报
道,引起很大反响。在报道中,那个记者采访了埃里克的律师、我的律师和托妮本人,托妮拒绝的记者的采访,因
为她说她不想再回忆那些痛苦的经历了。

在律师的努力和新闻报道的影响下,我并没有受到指控,也没有受到处罚。

现在看来,在这个事件中受到伤害的就是我的工作和埃里克的阴茎了。

我必须承认,如果没有托妮的坚持和帮助,我是不可能这么从容地从那个案件中脱身的。可是,虽然我非常感
激她,但我们的关系还是没有太大的改变。对于她出轨三年在我们的心理上造成的伤害,已经没有任何机会来修复
了。如果仅仅是那一次在聚会上她被胁迫的话,我还能接受并原谅她,可是那是整整三年的时间啊,我无论如何都
难以接受和原谅。

现在,在知道了她和埃里克做的那些事情以后,我再也无法信任她了。尽管她现在已经彻底和埃里克断绝的关
系,但谁又能保证她在见到另一根粗大的鸡巴时不会再一次动心呢?

但是,她对我在那个案件中的帮助让我们建立了一种新的关系。她并没有返回她的家乡,而是在离我驻地不远
的地方买了一个小公寓。我们时常见面约会,当然大多都是她要求的。她对我说,她再也不会接受别的男人了,她
只想等我彻底忘却她出轨带给我的痛苦后,和我重归于好。

但是我再也不想和她做夫妻了,虽然我还爱她,虽然我依然喜欢和她待在一起,但我不能、也不愿意把我的后
半生花费在每天猜疑自己的妻子是否忠诚的问题上。无论她说她有多爱我,也无论她怎么来证明她对我的爱,猜疑
已经存在,我不想与猜疑生活在一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