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性冷淡的个体因素和关健问题

在性功能障碍中,心理社会因素可以划分为两大类:即个体因素和关系因素。个体因素仅包含个体在内,而且独立于关系因素,如对性功能的错误理解。关系因素则包含个体及其性伴侣在内(也就是说两人关系出现问题或存在缺陷)。一般来说,处理关系因素最好是让夫妻两人共同参与治疗,而不是单独每一位进行治疗。


个体因素:


1、 心理障碍
性功能障碍最常见的个体因素是心理障碍。心理障碍包括心境障碍、焦虑障碍、酒精滥用或其他物质滥用,以及进食障碍。抑郁通常包括快感缺乏,对平常喜爱的活动失去愉悦感或失去兴趣。因此抑郁可能和性欲缺乏或性唤起困难有关也就不足为奇了。惊恐障碍患者对诸如心跳加速、气短、出汗以及脸涨红发热的生理感觉存在恐惧,而以上许多症状都会发生在性生活中,因此惊恐障碍患者可能对性生活出现焦虑、不适、唤起困难或性厌恶的反应。


2、情绪
焦虑对性功能障碍患者产生不利影响,但却可能增强未患性功能困难人群的唤起。心情状态不佳与弱的性唤起有关系。愤怒对性功能也产生不利影响。压抑与性功能障碍也有较高的相关性。


3、 非适应性认知
非适应性认知可能对性功能产生不利影响。性功能障碍男性及女性患者对性刺激,其反应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负性的自我关注的错误认知上。这就分散了他们对性线索的注意,并扰乱他们的性唤起。非适应性认知也可能以对性功能的负性态度或错误认知的形式出现。我们不是天生就具备有关性的思想和观念的。我们是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发展相关认识的。因此,当患者还是孩子或青少年时,所接受的信息可能对其成人后的态度发生重要影响,这些态度又转而影响性功能。在保守文化里成长的人可能会认为婚前性行为是错误的,手淫是肮脏的,婚姻性行为是为了传宗接代等等。男性可能认为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能够勃起,女性可能会认为第一次性行为是非常疼痛的,这些观念可能会扰乱正常的性功能。性功能障碍女性患者比未患性功能障碍的女性,更可能诉称曾在青少年时期对性行为持有负性态度。此外,患有性功能障碍的男性及女性比未患性功能障碍的人更有可能在成年时对性抱有负性态度。


4、失败性行为的经历
由于种种因素,一部分人的第一次性行为不是很成功。如,女性由于处女膜的破裂造成的疼痛,男性由于紧张造成的早泄,或者第一性行为失败,根本没有插入等等。这种性行为失败的经历如果不能及时解决,就会对以后的性行为产生不利影响。在以后的性行为开始之前或者进行的过程中,会激活大脑里关于那次性行为失败的记忆网络,从而产生担心和恐惧,不能集中感觉正常的性刺激,从而影响性唤起,最终导致性行为的再次失败。这样就会加固这种负性的记忆网络,进而形成恶性循环,导致性功能困难长期存在。


5、文化因素
种族、民族以及宗教信仰常常影响一个人对性关系的观念期望及行为。


6、 缺乏性功能相关教育
性功能相关信息的缺乏也是性功能障碍的危险因素之一。


关系因素:


1、 夫妻问题
有时性功能障碍从属于夫妻问题。这种情况下,如果夫妻问题解决了,剩余的性功能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相反,性功能障碍也会使夫妻关系产生困境和紧张。许多寻求性功能障碍治疗的夫妇均存在轻微的夫妻关系问题。如果夫妻问题主要是性功能障碍导致的结果,而非反之,那么应在性治疗过程中加以解决。


2、 缺乏沟通
夫妻间缺乏沟通,可能对性关系造成不利影响。无法进行有效沟通的患者可能会产生愤怒、怨恨,或者其他扰乱性功能的不利情绪。尤其重要的是以建设性方式处理夫妻间意见不和的能力。
缺乏性方面的沟通也可能导致性功能困难,一些夫妻可以就关于夫妻关系以外的话题进行有效沟通,但却难以自在地讨论性。夫妻间缺乏性关系问题的沟通,就使得一方的错误观点不 能得到另一方的置疑和纠正,并且因此缺乏一个可以表达他们对不同性刺激偏好的交流平台。所以,经常能遇到的是,一对已婚多年的夫妻从未讨论过喜欢什么性行为不 喜欢什么性行为的夫妻前来寻求治疗。这样的夫妻可能会觉得,一个好的爱人应该知道对方的要求和喜爱。


3、 缺乏身体的吸引力
所有男性女性,无论是在初次相识的一个月,或是已婚30年,都感觉希望自己能够吸引他们的性伙伴。许多夫妻常常低估了这项因素的重要性(他们可能会认为只要双方真正相爱,就足以使他们完成一次满意的性行为)这是不 正确的。身体的吸引力是夫妻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缺乏这种感觉就会给正常性功能带来一些障碍。已失去这种吸引感觉的性伙伴可以努力去修复。意识到相互吸引的重要性,而不是视其无关紧要,将标志着走上问题解决的第一步。


4、 性生活内容单调
偶尔出现性功能困难是正常现象。尝试不同类型刺激的性伴侣,并非不会受到偶尔的性功能困难的困扰;他们有不止一种在性上取悦对方的方式。然而,很多夫妻将性爱等同于性行为。对这类人来说,不能性交则意味着身体的亲密也成为步可能。他们对性行为表现要求更高,也更害怕性行为的失败。因此,他们出现持续性功能困难的危险性更大。